>>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-> 专题 -> 2019 -> 宁夏致敬70年 -> 老照片中看变化
70年·宁夏速度 | 你奔跑的姿态美极了!70年巨变,用实力为“宁夏速度”加冕!
2019-09-18 10:37:57   来源:宁夏日报客户端


P020190916497585956756_600.jpg

70年峥嵘岁月,70年风雨兼程。

70年,光影流转,

一眼沧桑巨变。

70年,宁夏人民一步一个脚印,

踏实而坚定地阔步向前。

在这片原本贫瘠、恶劣的土地上,

创造了一个又一个奇迹,

改变了一个又一个不可能,

蹄疾步稳,跑出自己的“加速度”,

书写了一部部感天动地的奋斗史。

抚今追昔,方觉来路之多艰,

无不感慨宁夏发展之日新月异,

无不感叹宁夏变化之翻天覆地。

正是这不断赶超的“宁夏速度”,

折射出宁夏勇往直前的奋进姿态。

  值得骄傲的“宁夏速度”——阡陌变通途,宁夏巨变在“路”上

  70年前,宁夏没有一寸铁路、几百公里的黄河上没有一座大桥,通讯靠吼,出门靠走是当时最真实的写照,“雨天两脚泥,晴天一身灰”是大家无法避免的难题和困扰。

W020190904667462510924.jpg

上世纪五十年代,固原交通运输靠驴马拉运,耗时耗力。

W020190904667460809575.jpg

1958年8月1日,宝兰铁路建成通车,宁夏境内有了第一条铁路。

W020190904667462263187.jpg

1958年10月20日,银川机场通航,开通了银川至北京、包头、兰州航线。

W020190903616715943628.jpg

青铜峡黄河铁桥于1959年7月建成通车,桥长292.3米,桥面宽4.5米,1960年4月来宁的上海市慰问团汽车队通过铁桥。

W020190904667462958745.jpg

上世纪六十年代石嘴山黄河渡口。

微信图片_20190913214604.jpg

1964年7月,石嘴山市渡口汽划子拖船行驶在黄河中。

W020190904667461104288.jpg

1970年12月宁夏第一座黄河公路桥——叶盛黄河大桥建成。

微信图片_20190913214651.jpg

1988年,石嘴山黄河大桥横空而起,从此一桥横跨宁夏与内蒙古,天堑变通途。

W020190829494866634883.png

1995年,银川河东机场开建。

W020190904667463343175.jpg

1999年11月6日,宁夏首条高速公路——石嘴山至中宁高速公路银川段正式投入运营,石中高速银川段全长55公里。

W020190903616721326582.jpg

新叶盛黄河大桥。

W020190904667461193475.jpg

中卫市境内,吴忠至中卫城际铁路于2019年6月开展联调联试。

W020190904667459352861.jpg

  2019年9月1日,京藏高速公路改扩建工程金积至滚泉段(西半幅)“四改八”和滚泉至桃山口“六车道”新建段正式建成试通车。路段最大车流量近5万车次/天。

W020190904667460118720.jpg

  2019年9月4日,航拍镜头下的银川河东机场。8月18日,银川国际航空港综合交通枢纽正式投运,这是集飞机、高铁、长途客运、社会车辆为一体的综合换乘中心,更是自治区加快推进对外开放、推动区域经济转型发展的重大工程。

  70年来,宁夏人民冒严寒、顶酷暑、斗激流、战山源,逢山开路,遇水架桥,怀着管他什么前路遥遥,进一寸有一寸的欢喜的心,让“上天入地”成为现实。现如今,大道如网,纵横交错,长路似虹,车流如织,公共交通进村穿巷,高速铁路平地起飞,高速公路通江达海,民用航空联通世界。这种“宁夏速度”,每天都在上演。

  70年沧桑巨变中,交通领域是进步最大、变化最明显的领域之一。一条条攀升的曲线见证着成长轨迹:1949年,宁夏全区以土路面为主的公路仅1167公里,驴驮人拉的架子车随处可见。2018年底,宁夏公路通车里程已达3.53万公里,高于全国平均水平。高速公路通车里程1678公里,实现了“县县通高速公路”;国省干线公路通车里程4970公里,农村公路通车里程2.7万公里,实现了建制村通硬化路目标。19座跨黄河大桥飞架南北,转瞬间天堑变通途。1978年,西花园机场1415米长的土质砾石跑道,没有导航灯,一间130平方米的平房,摆上沙发和茶几就是候机室。2019年,银川河东机场年旅客吞吐量预计将突破千万人次大关,银川机场将迈入全国大型机场行列。2019年6月17日,银西高铁银吴段与吴忠至中卫城际铁路正式联调联试,宁夏在正式联入国家“八纵八横”高铁网的征程上又迈进了一步……70年交通巨变,挺起了宁夏大地发展的骨骼,铺就起经济腾飞的康庄大道。

  值得刻画的“宁夏速度”——昔日“黄多绿少”,今日“绿肥黄瘦”

  新中国成立初期,宁夏生态环境十分恶劣,50%的面积荒漠、半荒漠化,“一年一场风,从春刮到冬,风吹沙子跑,抬脚不见踪”,这首在盐池县口口相传的歌谣,唱尽了沙漠带来的苦楚,直白地摊出给后人看一个长期饱受沙海侵扰的大地。

微信图片_20190913205835.jpg

1952年第一代来自全国各地的治沙人到达沙坡头。

微信图片_20190913205719.jpg

野外观测风雨无阻。

c819938b6e64455dac41f5a49e44dfb5.webp.jpg

1956年,中国科学院的治沙科学家们来到这里,探索防治铁路沙害的办法。

微信图片_20190913210127.jpg

1959年刘媖心在野外进行植物调查。

微信图片_20190913210342.jpg

科研人员做植物生理实验。

微信图片_20190913205550.jpg

1963年时任中科院副院长竺可桢亲临指导。

f904206faa33488196ead80d5c2692a4.webp.jpg

上世纪60年代沙坡头。

微信图片_20190913204019.png

腾格里遮天蔽日的沙尘。

W020190821728515760477.jpg

从上世纪七十年代起,宁夏白芨滩林场的职工誓要向沙漠要绿洲。

W020190821728517393305.JPG

治沙模范王有德带领他的团队与沙漠抗争。

微信图片_20190913191432.jpg

麦草方格治沙法,锁住了沙魔。

微信图片_20190914003350.jpg

一列火车行驶在穿越腾格里沙漠的包兰铁路上。

微信图片_20190912063900.jpg

昔日沙洲也有了郁郁葱葱的模样。

timg.jpg

灵武市白芨滩国家沙漠公园碧玉般镶嵌在毛乌素沙漠边缘。

微信图片_20190913210007.jpg

今日的沙坡头沙漠研究试验站。

微信图片_20190913192541.jpg

中卫市沙漠光伏产业园。

微信图片_20190913192731.jpg

  在中卫市沙坡头区一家生态养殖基地,工作人员在采摘葡萄。该养殖基地经改造沙漠建成,占地500余亩,目前已发展葡萄种植、肉牛、奶牛养殖等产业。

timg (1).jpg

  沙与河这对本不相容的矛盾体,却在沙坡头被巧妙地综合在一起,成为国家5A级旅游景区,国家级沙漠生态自然保护区,全球环保500佳单位,享有“中国沙漠旅游基地”的美誉。

  上世纪60年代,宁夏的沙尘天气年均达到60天,70年代甚至达到79.2天。盐池县天然草场以每年60万亩的速度沙化、退化,入侵灵武的毛乌素沙地流沙离黄河东岸只有七八公里。防沙治沙,已迫在眉睫。于是,白春兰、王有德、张生英……宁夏涌现出一个个治沙英雄,筑起了一道道绿色长城,一块块黄色的草方格凝聚着治沙的决心:在黄河东岸营造了63万亩绿色屏障,有效阻止了沙漠的南移和西扩,庇护了引黄灌溉区的万顷良田,逼退沙漠250多公里,改变了宁夏山川大地的面貌。几代治沙人书写了从“沙进人退”到”人进沙退”的奇迹。一以贯之,久久为功,万里黄龙今已缚,旱塬披绿,山河一新。不仅如此,黄沙还从害变成利,曾经的沙漠整治区变成了5A级景区,沙坡头成为宁夏旅游一块响当当的“金字招牌”;大片流动沙丘被改造成良田,通过扬黄灌溉、种植绿肥等措施向沙丘要瓜果、蔬菜、粮食;在腾格里沙漠南缘,成片成片的太阳能板延展开,一眼望去,宛如在金色沙漠上悬起一抹蓝色的海洋,中卫市沙漠光伏产业园打造出沙漠里的太阳能“硅谷”。70年治沙历程,宁夏人干出了势要向沙漠要绿洲的拼劲,也作出了为地球添绿的贡献。

  值得感叹的“宁夏速度”——宁夏起锋芒,御势再前行

  曾经的宁夏经济发展十分落后,工业一片空白,只有一家面粉厂、一座枪械厂和一些手工作坊。而宁东管委会的驻地宁东镇,前身为磁窑堡镇,因“磁窑山”“出石炭”而得名。“三山六沟一分地,小雨渗不透,大雨顺沟流,沟头一年一个样,耕地逐年往下降。”当地老百姓的这段顺口溜,道出了磁窑堡自然环境的艰苦。

微信图片_20190914004526.jpg

1958年宁夏回族自治区成立时老照片。

微信图片_20190914004138.jpg

上世纪五十年代末期的石嘴山。

微信图片_20190914004133.jpg

上世纪六十年代青铜峡铝厂筹建初期工作场景。

微信图片_20190914005245.jpg

石嘴山煤矿基建局新建的火力发电站。

微信图片_20190914004721.jpg

上世纪八十年代联邦德国技术人员同中国工人一起检修设备。

微信图片_20190914004128.jpg

上世纪八十年代的大河机床厂。

微信图片_20190914004945.jpg

银川市场上畅销本地生产的呢绒产品。

137539197_15397668045431n.jpg

宁东能源化工基地是宁夏经济建设的“一号工程”。

微信图片_20190914003651.jpg

以“前店后厂”模式建设的宁夏中关村科技产业园中卫云中心。

微信图片_20190914212337.jpg

宁夏共享装备铸造3D打印智能工厂车间。

微信图片_20190914212545.jpg

吴忠仪表智能制造,“创”出核心技术国产化之路。

微信图片_20190914212911.jpg

东西部科技合作项目推进宁夏神州轮胎有限公司科技创新步伐。

微信图片_20190914212920.jpg

宁夏巨能机器人股份有限公司数字化车间。

  因煤而困,因煤而难,因煤而生,因煤而兴,我们要从黑到白,还要做到五彩。宁东能源化工基地经过16年的探索发展,让这片人烟稀少的戈壁荒滩变成了国家级现代煤化工产业示范区,用宁夏速度引领变革,创造了奇迹。宁东基地的转变不只“卖炭翁”变身“卖油郎”那么简单,煤化工产品不断衍生,拥有诸多“世界级项目”的“超级工厂”加速蝶变。2018年,宁东基地工业总产值和增加值分别占宁夏的35%、40%,是西北唯一一个产值过千亿的化工园区,而宁东基地的成功只是宁夏70年经济飞速发展的一个缩影。

  70年来,宁夏从封闭落后迈向开放进步,从温饱不足迈向全面小康,与国共荣,与国同梦,一顶顶骄人的桂冠彰显着非凡的实力:如今宁夏经济总量达到3705亿元、比1949年增长了3278倍,三次产业均衡发展,建立起了现代煤化工、新能源、装备制造等门类比较齐全、具有一定规模和技术水平的现代工业体系,涌现出了国能宁煤、共享集团、吴忠仪表等一批在行业领先的优势骨干企业,建成世界单套装置规模最大的400万吨煤制油项目,打破了国外长期垄断,成为我国继核电、高铁可成套向国外输出的装备和技术。70年经济发展,宁夏干出了“小地方也能办大事”的魄力,也奋力走出高质量发展的“宁夏新路子”。

  70年辉煌历程中,有沧桑巨变,也有伟大转折;有春华秋实,也有蝶变绽放。这敢想敢干的“宁夏速度”源于大家对故乡无限深沉的热爱,也源于“功成不必在我、功成必定有我”的精神;这催人奋进的“宁夏速度”更是塞上儿女一代接一代用双手去拼出来用双脚去跑出来的,而这个速度还将在日后的每分每秒、在宁夏的每一寸土地上不断被刷新、被更改!(本组照片均为资料照片)

【编辑】:姚振国
【责任编辑】:杨丽
【宁夏手机报订阅:移动/联通/电信用户分别发送短信nxp到10658000/10655899/10628889】
宁夏日报报业集团 宁夏新传媒有限公司 Copyright 2000-2018 NXNEWS.NET All Rights Reserved
地址:宁夏银川市兴庆区中山南街47号宁夏日报新闻大厦 邮编:750001 新闻热线:0951-5029811 传真:0951-5029812  合作洽谈:0951-6031787
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号:6412017001 国家广电总局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:2908244号
新闻出版总署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宁)002号 公安网监备案编号:宁公网安备 64010402000050号
工信部ICP备案编号:宁ICP备0500661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编号:宁B2-20060004
法律顾问:言成律师事务所 法律顾问:言成律师事务所 鹿璐 电话:13369511100,15109519190